贾敬龙杀人案追踪:姐姐称弟弟死刑执行令尚未签发

贾敬龙杀人案追踪:姐姐称弟弟死刑执行令尚未签发

贾敬龙杀人案追踪:姐姐称弟弟死刑执行令尚未签发

  今天(10月24日)是最高人民法院送达贾敬龙案死刑核准裁定书的第七天,贾敬龙之姐贾敬媛先后赶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当面递交了《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她也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证实,最高人民法院至今未下达执行死刑的命令。

  贾敬媛是在三位热心人士胡月光、谢明华与孙愿平的陪同下前往最高检与最高法。与最先发文的张耀杰一样,他们从今年上半年就开始关注此案。贾敬媛和孙愿平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天上午,他们一行四人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时“发生了点事情”,因为孙愿平等人及周边关心此案者都进行了摄像和拍照,在最高检方面的要求下,孙愿平等人及旁观者最终都删除了视频和照片。当天上午,贾敬媛只身一人进入最高检,递交了申请书。

而当天下午在最高人民法院,贾敬媛获得了“特殊”待遇。下午1时30分,贾敬媛进入最高法申诉立案大厅诉讼服务中心,近3小时后才出来。贾敬媛在电话中表示,核准贾敬龙死刑的三名经办法官——审判长敖卫春,以及代理审判员鹿素勋与魏海欢接见了她。三名法官未就核准贾敬龙死刑的原因以及死刑停止执行申请表明任何观点和立场,只说会“按照程序认真办理”。

  而当天下午在最高人民法院,贾敬媛获得了“特殊”待遇。下午1时30分,贾敬媛进入最高法申诉立案大厅诉讼服务中心,近3小时后才出来。贾敬媛在电话中表示,核准贾敬龙死刑的三名经办法官——审判长敖卫春,以及代理审判员鹿素勋与魏海欢接见了她。三名法官未就核准贾敬龙死刑的原因以及死刑停止执行申请表明任何观点和立场,只说会“按照程序认真办理”。

  “把我反映的事情记录了一下,申请也都接收了。”贾敬媛透露,三位法官当场表示预感到会遇到她,而他们也一直在关注贾敬龙案。

“贾敬媛出来后状态挺好的。”在外等候、未允进入的孙愿平说,贾敬媛能和法官见面近3小时,让他感到了一点希望。

  “贾敬媛出来后状态挺好的。”在外等候、未允进入的孙愿平说,贾敬媛能和法官见面近3小时,让他感到了一点希望。

  但贾敬媛仍然对弟弟贾敬龙案不抱乐观。在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时她始终“惜字如金”,很少提及自己的感受,只是表示接见她的法官态度很好并且表态会认真对待此事。

  贾敬媛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最高法院院长至今还未签发执行死刑的命令。

  同一天在河北石家庄市,贾敬龙之父贾同庆分别向审理贾敬龙案的河北省高院和石家庄市中院递交了同样的申请书。贾敬媛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确认,上述单位当面收取了其父递交的申请书。

  此前的10月21日,贾敬媛已以快递的方式,向上述三级法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寄送了此申请书,快递单号查询显示俱已签收。

  不过截至发稿前,贾家仍未收到上诉单位的明确回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试图联系最高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中院,但负责新闻宣传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直至下午4时26分,一位自称最高法新闻局的女士就记者采访传真函回电称,该院已收到采访函,但“与相关业务厅也沟通了一下,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

  “目前来看应该是有些转机。”张耀杰认为,此案备受舆论关注,可能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贾敬龙案一审和二审代理律师李玉克未参与此次停止执行死刑的申请。在他看来,今天贾敬龙的家属未被安排会见贾敬龙,说明死刑暂时不会执行。“乐观谈不上,但是朝着乐观的方向走吧。”李玉克在电话中如是表示。

  李玉克说,虽然贾敬龙有罪,但判决死刑的冤案能够平反,贾敬龙案也就有回旋的可能。

  华东政法大学的刘红博士仍然坚持贾敬龙罪不至死的观点。她提出,判决错误显而易见,改判正当时。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雨曾代理和研究多起死刑复核案件。在他看来,一般而言,最高法核准死刑的案件绝大多数是公正合理的,只有一类案件经常例外,即反抗违法行使公权的案件。“如贾敬龙案这种因为反抗强拆而杀死强拆者的案件,自然属于此类。”张雨律师说。

  张雨并不看好贾敬龙案的走向。他指出,核准死刑的裁定与执行令一般同时下发给下级法院,目前虽无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不过,“既然最高院核准了死刑,就极小的可能再改。最起码我目前没有遇到过这类先例。”张雨在电话中预测。

  贾敬媛目前已从北京赶回河北老家等待消息。